晓月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书籍 >

读书:赢者之心(1)

2019-09-25来源:WOWNEWS新闻网

这本书全称是《赢者之心 华尔街英语创始人的传奇》,没想到竟然还写得挺好。


确实很励志,也很受作者的正能量价值观的感染,这碗鸡汤味道不错。


保险、养生、防骗的科普文,戳这个:

防骗和养生的必读好文

关于买保险这件事

买了内地的保险,才发现香港的更好,咋办?

我为什么不问年收入

阳光随e保和香港重疾险,哪个更好?

有了相互保,还需要香港重疾险吗?

几个保险爆款的对比

给老年人买啥保险?

为什么买保险是个性化选择?

美元理财:再谈教育金、养老金


因抨击当今大学教育质量而闻名的哈佛大学前任院长哈里·R.路易斯(Harry R. Lewis)曾在自己的着作《没有灵魂的卓越》(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一书中写道:

“如今的教授只是受聘成为学者或教书匠,而不是能够传播价值观的人生导师。他们忘了,本科教育的基础工作就是把这些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教导为二十一二岁的成年人,帮助他们成长,帮助他们了解自己,找到更大的人生目标,并在走出校园时成为一个更加优秀的人。”


现今的商业社会必谈道德,我自己,仍坚信提出“利润不是目的,而是在商业活动中正确经营的结果”。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一个人要想幸福,最好的方式是先让身边的人幸福。


在商界中做正确的事,会得到利润;

在人生中做正确的事,会收获幸福。


当然,推动我人生进步的动力未必适用于你,你也会有不同的动力。如果你从小生活优越,如果你正年轻且身体健康,从小到大没得过一天病,你的动力很可能会来自于别处。但对我来说,正是通过保持健康和经济独立,我才为自己创造了自由和幸福的条件。


要想真正弄明白一个人,你需要看到他在不同境况中的反应。

走出校门之后的这些年里,我一直不断地把自己置身于新的境况,去体会自己内心是否幸福,体会自己做什么时会感觉幸福,跟什么人在一起会感觉快乐。对我来说当我在变换工作时,就是在了解自己,不断试错。最终,我会发现哪些事对自己很重要,我的价值观是什么,哪些事情会让我开心,哪些事情不能让我开心。


个人发展是一个永不停息的过程,虽然我们的基本性格大部分在7岁之前就已定型,但当我们进入一些让自己不太舒服的境况时,还是会不断发展自己的技能,挖掘自己的潜力。千万不要混淆现在的你和十年、五年,甚至一年之前的你,更不要受困于自己之前的形象。要用自己每一天的经历来影响自己,让你变成你想要成为的人。


热爱今天做的事情,不仅会让你当下过得开心,同时也会给你未来打下基础。


我们必须学会活在当下,因为这是我们唯一能把握的时刻。


你需要像锻炼肌肉一样锻炼自己的感知力。一个人不幸福的时间越长,就越难判断究竟什么会让自己幸福。所以首先,也是最简单的,就是先解决那些让你不开心的事。


如果我的孩子为了让我开心,而放弃自己的梦想,那对双方都是一种损失。

作为父亲,我希望他们能用自己全部的精力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事实上,对父母来说,还有什么比孩子的幸福更重要的呢?


学音乐的人即便不以百万计,也有成千上万,但只有少数人能成为成功的音乐家。在追逐梦想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赚钱谋生,这就有可能会让我们放弃梦想,错过自己真正的使命。该怎么解决这个两难问题呢?

记得我16岁时住在老家,当地有个理发师,他很喜欢画画,而且画得很不错。几乎每天结束工作后,他都会画画。他并非以画画为生,但画画会让他感到幸福。我们总是把幸福和成功混为一谈。很多人相信,只有成功,才会幸福。按照这种逻辑,这位理发师必须成为一名成功的画家。但事实并非如此。


《异类》的作者马尔科姆·格莱德威尔在其成名作《引爆点》中提到了一个现象:禁烟运动往往带来反效果,越禁越吸引未成年人,因为突破禁忌总会带来一些微妙的快感。很多未成年人开始吸烟,并非因为吸烟很酷,而是因为他们看到吸烟的人很酷——例如隔壁那个很酷的姐姐。

实际上,这种认知也是因为分不清原命题和逆命题之间的关系造成的——

原命题:很酷的人都吸烟。

逆命题:吸烟的人都很酷。

结论:我也想酷,所以,我要吸烟。

事实上,每天有无数的人因为分不清原命题和逆命题而被他人左右。混淆原命题和逆命题,抹杀两者之间的差别,是广告设计者最常用、最舍不得放弃的手段——因为它很有效,正如之前的统计数字所表明的,至少对70%的人有效!


如果再深入追溯的话,爱迪生的巨大成功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他运气好,有一位伟大的母亲。爱迪生8岁上学,但仅仅读了3个月的书,就被老师斥为“低能儿”而撵出校门——在任何一个地方,闲着没事跑到鸡舍用自己的身体孵鸡蛋的孩子都可能被大多数老师认为是“低能儿”。从此以后,他的母亲成了他的“家庭教师”。母亲良好的教育方法,使得爱迪生对读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不仅博览群书,而且一目十行、过目成诵。不妨假设一下,爱迪生若是出生在19世纪末的中国……


“这则故事给我们的启示是——如果你想改变你的世界,改变你的生活,首先应改变自己。如果你的心理状态是积极的,你的生活就会是快乐的;如果你的心理状态是消极的,你的生活就会是忧伤的。”

这个解释的逻辑完全是混乱的。就算结论正确,有思考能力的人也应该拒绝那些逻辑混乱的论证过程。这个故事能符合逻辑地告诉我们的道理是:换一个角度,也许能找到很简单的方法来解决复杂的问题。而牧师的结论,也是讲述这个故事的“成功学大师”们转述的结论是:如果一个人是正确的,他的世界就会是正确的。其实,这不过是偷换概念,连“类比说理”都算不上。

要命的是这种混乱的逻辑竟然真的可以带来理解上的惊喜。于是,无数人不由自主、不加分辨地将其接受。可是,愚蠢地接受正确的结论有什么用呢?这确实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也确实可以得出很多有趣、有益的结论。但是,拜托,能不能先做一个有逻辑能力的人再说呢?


另一个关于“态度改变一切”的例子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知道也相信“有些时候,仅仅态度上的改变真的可以带来不同的结果”。然而,我认为用以下的逻辑让我接受,或者让任何人接受,都是行不通的——

将字母A到Z分别编上1到26的分数(A=1, B=2, …, Z=26),然后比较不同单词的分值:

● Knowledge(知识)得到96分

(11+14+15+23+12+5+4+7+5=96);

● Hard work(努力)也只得到98分

(8+1+18+4+23+15+18+11=98);

● Attitude(态度)才能左右你生命的全部,因为它能得到100分(1+20+20+9+20+21+4+5=100)——满分。

得出结论:态度改变一切。

拜托,讲点逻辑好不好?事实上,用这种方法计算,结果等于100的单词多得是:

● Alienation(疏远)

● Apoplectic(中风患者)

● Boycott(联合抵制)

● Cacophony(杂音,刺耳的音调)

● Chimpanzee(黑猩猩)

● Connivance(纵容)

● Coyness(羞怯)

● Flurry(慌张)

● Frisson(颤抖)

● Impotence(阳痿)

● Inflation(通货膨胀)

● Pussy(小猫,阴户)

● Socialism(社会主义)

● Status(身份、地位)

● Stress(压力)

● Surcharge(超载,追加罚款,额外费)

● Syndicate(财团)

● Tuppence(微不足道的东西)

● Turkey(火鸡,无用的东西)

● Wednesday(星期三)

● Wholesale(批发)

哈哈哈,这段对成功学的批判。。。


您说过自由和幸福对您很重要。对那些虽然不断努力、反复尝试,却从来没成功过的人,您会有什么建议呢?他们能有什么机会找到自己的自由和幸福呢?

如果你从事的是自己喜欢并且想做的事业,那创业的过程会让你感到自由和幸福。但如果不断失败怎么办?那你就必须问问自己:这真的是我想做的吗?或许我只是在追逐别人的梦想。如果你并非在实现自己的梦想——这可能跟你的职业或生意无关,它可能只是一个爱好——那你就根本不可能获得自由和内心的幸福。


此刻,就在你面前,你看到的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但你没看到我先后换过多少份工作。16岁那年,当我的同学们还在享受自己的暑假时,我却在一家工厂里劳作了2个月。17岁那年,我又是这样度过了暑假。18岁,我在七八月间到一家银行干了2个月。19岁,我去英格兰一家农场工作。20岁,我回到意大利,做了12个月的打字机推销员。21岁,我加入一家进出口公司,干了6个月。22岁,我在一家食品处理公司做了12个月职员。23岁,我又加入一家玩具进出口公司,工作了18个月。在玩具进出口公司,我遇到了一位很棒的上司,我们彼此欣赏,相互尊重,而且薪水也很高,但我喜欢这份工作吗?不,不喜欢。于是我再次选择离开。

25岁那年,我跟一位合伙人创办了人生第一家公司,一年之后,公司倒闭。26岁,由于没钱开办新公司,我被迫为两家公司做销售代理。27岁,

我又独自开了一家非常小的公司,非常成功。到了29岁,我就开办了Computex。4年之后,33岁那年,我创办了华尔街英语,并在25年后将其出售。60岁,我在中国创办了华尔街英语。

所有这些人生轨迹当中,都贯穿着“幸福”这条金线,直到今天,我依然在沿着这条金线前行,所以今天我才会站在大家面前。

可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光是读完大学和研究生就二十好几了,还要面临买房和结婚生子的压力,真是没有余力去跳槽去体验不同的人生了啊。。。


成功和失败只不过是你行为的结果而已,它们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没有正面,就不会有反面。二者都不过是一种暂时状态,因为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永恒的。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的任何一个领域,成功之后会有失败,而失败之后又会有成功,二者形成一个持续不断的交替性循环。只要把握住,你就能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一旦成功是唯一选择,那你便注定失败。


在1972年开办华尔街英语之前,我一直在管理我于1968年(29岁那年)在意大利创办的Computex公司。正是在经营Computex期间,我开发出这种后来被成功地用来教英语的方法。

Computex是意大利第一家计算机培训公司。当时的计算机,比如说IBM 360/20,还在使用打卡的方式操作,足足有一台美式冰箱那么大。我记得1968年时,意大利只有少数几家公司:IBM、西门子、霍尼韦尔和通用电气,但没有一家公司培训程序员、分析师或计算机操作员。于是我创办了Computex。

在那之前,曾有人问我:“你疯了吗?IBM会免费培训人们操作他们的计算机。你要跟IBM竞争吗?人们为什么会花钱去学他们原本可以免费得到的东西呢?”

IBM每卖掉一台计算机,他们就一定会对客户进行相关培训。但培训并不是他们的核心业务,他们只是出于义务这么做。我在意大利头号报纸《意大利晚邮报》(Corrieredella Sera)刊登了第一条广告。虽然我们的服务价格不菲,但门口仍然很快就排起了报名的长队。

我从IBM买来根据程序指令的学习方法编排的培训手册,手册后面还附有一份自我培训手册,按照学习单元划分,有多项选择题,书面还有答案。这样学员就可以检查自己的答案是否正确。我拿来这些手册,删掉后面的答案,然后请老师来代替学生完成检查,以确保学生知道自己学过了什么,并帮助他们巩固自己学过的东西。但有一点很重要:老师并不会教学生任何新东西。

学生要在家利用自己的时间去学习手册上的内容,学完之后,他们来学校跟老师上课。对于同一个单元,有的学生可能只要学3个小时就能完成,有的则需要10个小时,还有的可能要3天……所以成功的第一个关键就是:让学生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学习。凡是在华尔街学过英语的学生都知道,这种学习系统就是至今我们华尔街英语学习方法的基础。

而我是怎么从计算机培训转到英语培训的呢?回想我20出头时,当时我想用传统的固定时间表的方式学习德语,一切都按部就班,我去上夜校,偶尔会错过一些课程,跟不上进度,设法补课……最后我告诉自己,这么学语言根本行不通。当时我们班上大概有十几个学生,我在语言方面有一定天赋,但有些学生却学得很慢,没办法,老师只好调整进度来照顾那些学生。

正是这段经历让我意识到,由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赋水平、不同的动力、不同的时间压力和不同的知识结构,所以每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

结束Compoutex之后,我才33岁。这时我回想起了自己当年学习德语所遇到的困惑,于是我问自己:“为什么不能用我开发的计算机培训方法来学习语言呢?”于是我花钱在米兰请了15位学生,用9个月时间来测试我的方法。我对自己的方法很有信心,决定冒险尝试。最后发现效果很好,于是就创办了华尔街英语。


坚持原则就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冲突。但也没必要因此而终日不安,所以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更愿意在可能的情况下找到双赢的解决方案。

18岁那年,四年级刚开学时,班里来了一位新的意大利语言和文学老师。几周之后,我们迎来了第一次书面作文考试,最低分是4分,最高是8分,6分被认为是刚刚及格,7分是良好,8分是优秀。一个星期后,老师把作文发还给大家,并在上面写了评语和分数。而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我的分数居然是5分。我又读了一遍,并请班里意大利语作文成绩最好的两个同学也读了一遍。我们三人都觉得5分太低了,于是我举起手,站起身来,请老师允许我就分数发表意见。

我说道:“在过去六年里,我一直都是班里意大利语作文最好的学生之一,我的成绩从来没低于6分。如果您能重读一遍我的作文,我将非常感激。哪怕您给的分数仍然是5分,哪怕我一万个不同意,我也会欣然接受。”

她答道:“我不需要再读一遍你的作文。你的分数就是5分,就这样。”

我什么也没说,默默地坐了下来。一个星期后,她开始进行口语考试,每次考两个同学。轮到我的时候,她点名叫我,我站起来说道:“除非您能再读一遍我的作文,否则我是不会参加口语考试的。”

她回答:“那么口语考试我给你4分。”

在接下来第二、第三学期的四次口语考试中,我一直拒绝参加,直到第四学期——也是最后一学期的最后一次口语考试,大概是五月底了。

如果我仍然拒绝,她就有权判我不及格,这样我就可能要留级一年。我同意参加最后一次考试了吗?没有。她的行为是不对的,所以我并不准备接受。那么,她给的分数是否意味着我要复读一年高四呢?不是!因为我最终想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我非常努力学习所有其他学科,所以最后成了班里的尖子生。当教师委员会跟学校主任聚在一起研究我的情况时,他们决定判我及格。

第二年是高五,也是高中最后一年,在第三学期快要结束时,我打开了跟这位老师的和解之门。

我建议她给我两个星期时间准备口语考试,考试内容是当年和上一学年的文学课,她表示同意。那天的考试持续了两个小时,她最后给了我8分。就从那一刻起,我们彼此感受到了一种相互的尊重和欣赏。

在这件事情上,我已开始运用了一个后来让我在商业和生活中都大为获益的策略——坚持原则,但一定要寻找双赢结果。正如你们的先贤孙子所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从这个例子上说,意大利的教育还是不错的。想象一下在中国的话。。。不敢想,哈哈。


19岁那年,我的人生确实陷入了一大困境。因为家里没钱,我不得不面对无法继续求学的风险。我确实很喜欢英语,于是就给伦敦的全国学生联合会(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写了封信,并通过他们找了一份农场工作。然后我从朋友那里借钱买了张火车票,出发前往英格兰,在那里当了一名农场工人。一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根本没学到任何英语。我每天早晨六点整开始工作,直到半夜,晚上跟一群来自其他国家的人睡在棚屋里,根本没机会接触到英国人。于是,我决定去伦敦。

当时我已经攒到足够的钱买张火车票,所剩的还能坚持一个星期,但这就是全部了。然后我就不顾别人的告诫,出发前往伦敦。我在伦敦走遍了我能找到的所有餐厅和旅馆,告诉对方我是个意大利学生,想找份工作,但最终一无所获。第七天,临近午夜,当时是10月份,我走在牛津大街北面的一条小路上,突然发现前面有家名为“奥利维里家的旅馆”(Olivelli's Hotel)的旅馆,很明显,Olivielli是一个意大利姓氏。

旅馆很小,里面空荡荡的,只在接待台后面有位男士跟我说“晚上好”。毫无疑问,他以为我是要回自己房间的客人。

我问道:“您是奥利维里先生吗?”

“是的。”他回答道。

我说:“我是名意大利学生。我来这儿是为了学英语。我的钱都花光了,没地方过夜。您能让我在这儿过一晚吗?”

在意大利,我们有句谚语:“我在家里是老大……当然,前提是要我老婆先批准!”

所以这位先生去跟“老大”请示。谢天谢地,她同意了。就这样,我有了过夜的地方。

第二天,我用身上仅有的几便士买了份《泰晤士报》(Times),想要找份工作,然后又买了张火车票去看望我在伦敦郊区的笔友——三年前他到我的家乡旅行时,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

我出发前去找这位笔友,根本没想过先打个电话问一下。火车抵达目的地时,我发现车站空无一人,而且很小,四周是一片荒野。没过多久,一辆车子开过来,司机探出头来,对我说道:“需要帮忙吗?”“我想找皮特·尼克斯(Peter Nicholls)。”

“哦,尼克斯家,他们住在那边的小山上。上来,我捎你去。”

他把我拉到山上,就在快要接近一栋独栋的房子时,一位女士听到车子靠近的声音后走出来。我向她介绍自己,告诉她我是来看皮特的。“皮特不在家。”她说道,“他回到在剑桥的大学了,你还是跟司机一起走吧。”

我之前根本没想到:当时已是十月,新学期已经开始。这下麻烦了,我根本没地方可去,也没钱买票回伦敦。我站在那里,呆呆地愣了一会儿,直到房门再次打开。一位男士走了出来,是皮特的父亲。

“进来,进来,快进来吧!”他说道。

这下好了!他们请我吃晚饭,还留我过夜。第二天,皮特的爸爸给当地报纸上的一家招聘单位打了电话,设法帮我找了份园艺工人的工作。有了这份工作,我就能在英国再待三个月,好好学英语了。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只要把握机会,我就能打开机遇的大门——否则机会是不会自己出现的。在我的一生当中,类似的事情还有过很多。

这段经历单独拿出来可能都可以写一本书了,人才啊。。。


错误和失败是行动和尝试的明证,它们本身就是学习的机会。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rbhcbz.com/shuji/43513.html
(本文来自晓月文化整合文章:http://www.hrbhcbz.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hrbhcbz.com ?2017 晓月文化

晓月文化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